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春梅小筑

在风中聆听花儿的歌唱

 
 
 

日志

 
 
 
 

【转载】沙里淘金或诗歌剪裁(诗歌编码艺术论)  

2018-05-28 12:43:18|  分类: 庆贺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沙里淘金或诗歌剪裁(诗歌编码艺术论)

——兼评燕剪春梅的一组短诗

 

孙向军

鹅黄(意象/1
分蘖成春天的枝桠(意象/2
紫燕(具象/1
赶走雪花的背影(意象/3
温暖桃花的枝头(意象/4
青春的花蔓延伸(意象/5
掰开深锁了一季的门(意象/6
不小心撞红了心思(灵感/1

孙向军:去了春梅的博客,在她一百多首诗里大致的阅读了一下,而真正可以成型的诗歌作品还是太少,几乎都近似趋向半成品。应该说这样的写诗行为,真的表现了一个鲁生写作的特点,没有人来教我,而自己就能够把自己的情感的思路用文字拉成行,但不是说这样的自由写诗的行为写不出好诗,在这里我选取了几首短诗,品之后还是令人惊讶不已的,或者说那些所谓的名诗人也写不出来这样上当次的诗歌作品的。《春》一诗,作者在八行诗里一共写出了六个意象,可见运用意象零件的密度,这就是说这首小诗就是用意象结构出来的,特别是“青春的花蔓延伸……”这个意象,写得太精彩了,从抒情的角度说,这春天的动感真的被写活了,你说这样的笔墨的功夫还浅嘛?“掰开深锁了一季的门(意象/6//不小心撞红了心思(灵感/1)”因为有了前行诗的拟人化的行为,所以在刹那间,就捕捉到了最后一句诗的最精彩的灵感,这样的灵感应该是孤品的,我却相信没有第二个诗人可以写出如此精彩而漫妙的诗句。这就是诗人多汁的激情,这不是评诗评出来的,而是作者用自己的心灵写出来的。如果是不用心灵之笔,不会有另一种灵动的笔墨可以体现?你把春天的门掰开了,一朵红花立刻就被触摸绽放了,可见春天就像在你的手中像变魔术的被你变出来了。我特别喜欢这样“抬头见喜”的感觉,更喜欢这样“昙花一现”的感觉,一首的灵感是怎样捕捉到的,你这个“掰开深锁了一季的门(意象/6// 不小心撞红了心思(灵感/1)”可做一个最标准的灵感摹本了。什么是“非诗人”?,这就是草根式的“非诗人”,而属于真正的“非诗人”,要比那种“所谓的名诗人”伟大的多了,在他们的身上除了诗歌的腐臭味儿,还有什么值得吹虚的呢???做为一个真正的诗人,不要因为追求发表的诗歌数量而尴尬,确能够把写诗当做是一种纯精神的享受,那该是一种何等幸福的人啊?!

小船


赤足行走(具象/1
水淹没过往(时间范围/1
即使使出吃奶的力
记忆仍被打湿(意象/1

孙向军:我说不明白这受诗在具体要写的什么,就仅凭我的感觉,就感觉到这首小诗写得就太完美了,这是相对的说,而我说的完美并不是完美绝对的无缺。“赤足行走……”诗人就伫立在那里;“水淹没过往”一个漫长的时间的范围一下子被拉近了,当一个意象出来的时候,用“打湿”一个动词来撩拔这个意象,就令人身入其境,太让人感觉特亲切了,仿佛使读者也置身在海水里了……一个香水大师说:“女人不会用香水,就没有未来。”一烹饪大师说:“我是用命做菜的。”那么,诗人对诗的行为应该具有怎样的态度呢?唐朝的胶然在《诗式》说了:“辩体有十九字”,即:高、逸、气、情、思、闲、达、力、静、远等。他只是对风格做了一些区分,没有详细说明。但我对于这些单词稍加品咂了一下,让我悟出的仅有四个字,就是:自然成趣,所以说写诗,而首先就是能够成趣,如果,写诗无趣,这样的诗还需要品评嘛?答案肯定是否定的。就《小船》一诗的艺术含金量,我不认为名诗人会写出来的。而这样诗是极富有偶成因素的。可能这些诗行会来得相当容易,可它却能够成了杰作,不是为了写诗而在描红,就那么在不经意之间一挥而就写成了,却不见一丝岁月的风刀雨痕,可见一首真正的诗歌的魅力所在。如果,在你出版的诗集里,连一首像《小船》的诗都找不到,那这样的诗集就是狗屁诗集,或者说这样的人还不明白什么是写诗。当我面对这首诗进行揣磨时,尽管说不出它的立意所在,就是感觉这么精短的小诗,写得却是如此的奇特绝妙,品味着这样情调非常深遂的小诗,却让你的情绪同样不可鸣状?或者说,更让人产生多多的诗瘾,这在我所看过的诗歌里也是极端罕见的,我实在不知道这首小诗究竟是怎样构思出来的???

习惯了一个人


午夜里(时间范围/1
静坐沙发的一隅(环境范围/1
让寂寞填满整个心里(意境/1

孙向军:一节诗是“进”为时间范围的过程。而这样的“让寂寞填满整个心里”,给我的那种感觉是无控制的。或者说有寂寞的情绪并不是自己装进心里的,不能用硝烟滚滚来夸张吧?像雾又像风还是贴切的。哈哈哈……此时此刻,你的心脏就变成了一个高级而独一无二的过滤器,就像这节诗就很经验之谈啊!应该说这些寂寞的情绪,都是经过了诗人的手掌才流进诗人的胸中的,作者最妙哉的写法,就是把自己的心理关系,写成了一个无限世界的空间。你可以看到了诗人目光漂移的环境范围与深度……有人会问那这首诗的诗味现在被释放出来了吗?让我说只要有了感觉就是诗味,只有会品尝好诗的人,才会很自然的被那种诗味和气氛所缠绕……因为,我们看不一首诗后面的原始的背景关系,所以就无法进行深入的评诗。对此才在词语的信息前打转转,首先就得砸开寂寞这个词的结构,“寂”,应该是所指无声、空旷的环境范围;“莫”,(1)表示“没有谁”;(2)所持相悖的态度;(3)表达反向的行为与意识。所以在我看来,“寂寞”一词是包含着相当抗拒情绪的因素。在弄清了这个寂寞词语信息后,我们就会很好体会这首诗的基本原味,不过这需要花费许多时间的。如果,你真要弄明白一首诗,就是说首先你就是要学会把握每个词语的脉搏,这样你才能够获得到赏诗的渠道。如果 ,你要真正明白一个字就是一个活性的细胞,就会明白怎样去繁殖自己的诗歌作品的语言,或者简单的说语言的基因也有它自身定律,并且说,研究诗歌具有两大特点:一个特点就是你必须要懂诗歌的结构和构成及组件;第二个特点就是你得明白汉字的语言学和语言的结构关系,因为语言学是研究语言的科学,所以你必须要懂得语言是文化行为唯一表达的形式。尽管写诗无需精通语言修辞学,但还是要基本的弄明白文字的性质和特征的。不然你就不知道怎样修改自己作品和对诗歌的裁剪,尽管简单的说语言就是融合,可你知道怎样进行融合呢?这就需要具有结构语言的手段及方法,所谓有比较成熟的写作功底和经验就是如此吧。一般都是十分的作品在于七分改,说白了就是单词或对词组的抽换,所谓的进行语言的修辞,就是为了达到移植最活性的文字的成功目的。

习惯了一个人
静坐在窗前(环境范围/2
燃一支烟(具象/1
飘散了心思(意境/2

孙向军:而二节诗,是用烟的具象,在排泄“出”积压心里的那些寂寞。她的神经意识是十分清醒的,在这里我运用了一个“十”字的数词,在一般的情况下我是不习惯这么用。数词就像给精神加码,它是有一定分量的,但这些沉重的分量,却来自诗歌结构的内核。写诗评决不是对事物的表象的照葫芦画瓢,那样的肤浅的东西,是和诗歌结构的骨髓没多大关系的。评诗不一定就像解剖那样,但评诗一定是仔细的对设置在诗歌结构上的所有的零件进行一一的分解。因为我的“诗歌编码”的应用,必然就显得任何的诗评的形式已经是及及落后,或者说是非常可笑笨拙的了。所以我对每一首诗的卡位是非常准确到位的,但我可以悟透不一定就是要解透。提及到悟诗,我就想到了一个写诗极致技巧的问题,就是写诗一定要虚写,所谓虚写就是避开那种实心的写法。或者贴切一点说就是在意象里还写意象,如果说把一首诗完全写模糊了,或者说,只剩下了意象的痕迹,那就可能达到了一定写诗技巧的高度。我粗略了看了你的诗歌,你的不少的诗作都具备了这样的特点,只是觉得你的一些诗写得罗嗦了一点,而诗歌最大的特征就是要保持它的简洁,别无它路可选。所以说呢?你必须要紧缩你的诗句,就像海诗曼写得《如果上帝》那样(新浪网友):“ 如果上帝给我单独的时间// 只有我和我的意识 //我的心会是纯粹的 //思想是自由透明的 //如果上帝再赋予我一个吻// 我就真是梦做的// 梦做的”,这样的诗写得很自然吧?就是说写得很随性吧?甚至,是自己的思路就在那般无意识地流淌……所以说我觉得你的诗写得是很得法的,而你迫在睫毛要干的活就是要学会怎样对诗歌作品的裁剪。该废掉的诗行,就要毫不怜惜的把它废掉。


煮一杯香浓的咖啡(意象/1
让苦香弥漫整个屋子(环境范围/3
心中不在藏丁点心思(意境/3
忘了你(意象/2

孙向军:所谓人的寂寞,说白了就是人生的所有的烦恼,而煮咖啡是被利用的手段,其目的就是为了吸收那些苦香,让这样的味道充满自己的心胸。“忘了你”是写爱情的,但又可以不这样理解。理解一些生活上的事物也是挺好的。这就是说人生是简单的又是很复杂的,不但需要仔细琢磨,还得要进行有意识的深加工。一个人是否可以做到用咖啡来粉刷自己的心墙?我想这只能是诗人一种最天真而单纯的想法,但人的思想的垃圾是很烦琐的,如果真的做到“心中不在藏丁点心思……”而这样的人生是何等的锋利与刚烈呀?在我看来只有女性可做得到,比如像李清照式的人物……有躯壳的人不一定就是有骨头的人;有骨架的人不一定就是有灵魂的人;有灵魂的人一定是对生活有灵敏神经的人;而神经太富于灵敏的人,应该说这样的人的眼睛容得一粒沙子。而会写诗的女人,特别酷写爱情诗的女人,我不怀疑喜欢更细腻的孤独,这似于就像她的诗歌皮肤,有神秘的光晕,更具备性感的弹性,实际上是容不下丁点寂寞的。也许有过漫长的抛弃,但不经意的轮回,也是让人百思不得其解的……应该就是说“寂寞”是与“缘因”相关的,而这样的时远时近的碰撞,也就是阴阳关系的碰撞。

习惯了一个人在孤寂的夜(时间范围/2
透过冰冷的玻璃(意象/3
听星星摇晃(灵感/1
搅乱心中的涟漪(意象/4

孙向军:这前两行的意象写的最绝妙了,而作者把冰冷的玻璃,写成了活体的意象,就是说这样的笔触的出现显得是太自然了。开始我是粗粗读了前三节诗,而我的目光最后停留在了第四节上,我是觉得这节诗写得是最精彩了,那么,干么还要写最后的一节诗呢?所以我就武断的给第五节诗删除了。这是我写了上千篇诗评文章,第一次裁剪诗友的诗歌,尽管这样做也是错误的,就算做一次小小的外科手术吧。但我敢保证从不改一个字别人的诗的。但我不能放弃放大别人诗歌的权利,比如:“听星星摇晃……”这行诗,从语境而论,星星是可以听的嘛?显然用听星星做动词是有语质应用问题的,但从转换语质的另类的特殊表现手法而言,把“”字转换成“”字,而这个看字是用心看的,所以用“听”字来看星星还是顺畅的。所以自然就出现了“搅乱心中的涟漪……”诗味、韵味、情味,这三味就落在情味上了,那么这情所化作的“心中的涟漪”,难道没有什么深度吗?我想这是最值得品味的一个精神的支点,但我提及到的那三味是有一定微妙差别的。诗味是属于艺术表现形式的;韵味是思维跳跃活力的;情味是神经反应灵敏度的,不在写诗时都有不同的语质之分,所以说这三味的存在或语境的设置在感觉上具有一定差异关系的。所谓的诗味,就是这首诗所富含的口味;韵味,则指的是诗歌旋律所闪现的色彩;情味,诗评家解释说:“他在和读者娓娓谈心,以自己心中的火去点燃读者心中的火。”这样的说法也算可以,但在我看来的情味,他应该是分门别类的,抚摸不同意识和神经,就像:“听星星摇晃//搅乱心中的涟漪”,太有气势了,用星星摇晃的力量,去搅乱另一方心中的涟漪,我想这叫作是一种打通关节或叫作是一种滴灌性的渗透,诗人用自己纤细的手指在触摸这些并不算太华丽的词汇,而情味,是内容所折射出来的情绪与精神,应该说这首诗的意象的视觉就是用一圈一圈涟漪打开人的心扉。

 

柳条


缠绵绯长
搅碎
一池心思

破了春风

孙向军:这首诗,写得是很精巧的。就是说“搅碎”这个动名词,运用的特别形象和准确的,很符合“一池心思……”的意境。这词用得实在是太贴切了,并能够做到把诗歌的立意含在了嘴里。就诗歌的结尾写得也是特别含蓄的,所以感觉诗歌写得很自制力的,用现在一句很时髦的一句话说“真是挺给力的!”关键是意象的顺序的设置是对的,就是说梦在先而春天排列在后的。在一个开始的这个“缠绵绯长……”意象就写得很张扬,就是说这样的意象描写是符合春天的特征的。所以说《柳条》一诗,是值得品味的。看样子是一盘很清淡的菜,可味道却真是很浓烈的。

往事


穿过时空的帘幕(意象/1
如三月的煦风(意象/2
熏染
桃花枝头的嫣红(意象/3
是碧翠的草地上放飞的风筝(意象/4
燕剪的春风(意象/5
蝶儿的清唱(意象/6
是三月的烟雨(意象/7
笼罩的惆怅(意象/8
是晨起放飞的白鸽((意象/9
沐浴朝阳(意象/10
是小溪的欢畅(意象/11
如躁的蛙鸣(意象/12
是素手弹奏的低吟浅唱(意象/13
是对影成三人的无奈与彷徨(意象/14

往事(时间范围/1
是缠在心中的蛛网(意象/15
是咀嚼无谓的那块口香糖(意象/16
是琴弦上瞬间滑落的忧伤(灵感/1

孙向军:应该说这首写得是特别精彩的,一共是20行诗,就写出了16个意象,或者说这首诗几乎就是用意象结构出来的。这些意象的呈现都是缤纷的想象的意识的绽放。“口香糖”是现代名词的一个符号,但这个最巧妙的灵感的捕捉,真是奇妙的恰到了好处:“是琴弦上瞬间滑落的忧伤”而“忧伤”一词,就是全诗的点睛之笔。这也是一首纯粹的轻型诗,我觉得写诗也没有必要雷同暗面的主题,而写个人的情感那是很自然的流露,所以说这些诗行的流淌不是刻意的。人一般情况下是不明白自己的,这也是很客观的,就像许多所谓的诗人,诗人诗写得越多自己就越变得越糊涂,这就是说这类的诗人就是太贪名了,而他却毫无知道自己写的诗越来越不像诗了。所以在你给他义务擦屁护时,他就会突然大呼小叫起来……其实,诗歌写作就是很平淡的事,只是都叫那些所谓的名诗人自吹自雷弄得有点晕乎了,其实,谁的诗歌本来就没有什么的,就像我在下面所转载的这首《一种艺术》的诗:“丢失的艺术不难//不少东西本身就含有//任人丢弃的目的,失去它们并不是灾难。//每天都在丢失。房门钥匙丢了//一小时浪费了,早已满不在乎。//丢失的艺术并不难。//接下去锻炼丢更大的东西,更快地丢:到过的地方、认识的人、还有你本想见识一下的地方。//这也不会带来灾难。//我丢了母亲传给我的表。还有你瞧!//一、二,一共三幢我住过的楼房。//丢失的艺术并不难。//我丢失了两座城市,都很可爱。以及,更大的//我从小熟悉的地带,两条河,一片大陆。//这些我都失去了,可是也不算灾难。//——即使失去了你(我那种开玩笑的声音//我最心爱的姿态)。我也还不用掩盖。本来,//要掌握丢失的艺术不算太难。虽然丢掉这个//有点儿(写下来呀!)有点儿像是灾难。”
     
这首诗的作者就是伊莉莎白?毕肖普(1911-1979)生于马萨诸塞州, 出生当年父亲病故, 母亲随后进了精神病院。她在加拿大的外祖母和波士顿的姨母轮番抚养下长大成人。她曾说尽管我拥有不幸的童年这份奖品, 它哀伤得几乎可以收进教科书, 但不要以为我沉溺其中。她从大学毕业后, 开始了一生的漫游, 先后在纽约、基韦斯特、华盛顿、西雅图、旧金山和波士顿定居。在创作上,人们普遍认为毕肖普是继狄金森、斯蒂文斯、玛丽?摩尔之后,用传统的技艺表达一种个人化的修辞立场的完美的诗人。与诗歌中的冷静与节制不同, 毕晓普的私生活放浪形骸, 她的机智、愤世、同性恋都足以让人刮目。”(引用段落)
      
与普拉斯一样,毕晓普穷尽一生的创作,并不在显示她惊世的才华,而是在表达她对世界的态度。但与普拉斯的愤世嫉俗不同,毕晓普更注重精确的语言与诡异的思想。她往往把人生的智慧馈赠在修辞的技艺里。让我们折服于语言的道德。在《一种艺术》这首诗歌作品里,她进入了淋漓的表达,一个饱经沧桑的诗人的旷达心境在一种讥诮的语感里,显得何其自然、何其轻松。”(引用段落)……我特别敬慕的写诗的这一面,写诗使用“轻松”这个词进行表达,一个人不关你已经有什么的坎坷的经历,如果你在写诗时,你千万别忘了要全身心的放松自己的神经。写得好不好是另外一回事,如果,你觉得让人感觉你的情绪写得太沉重了,所以说这样的写诗的行为就存在了一定人为的硬伤问题。在我看来你可以彻底改变文学的世界观,但你不可以和人生的固体的伤疤总闹着玩,甚至,到了纠结不清的程度,就是岁月把脑袋弄掉了也不过是碗大的疤,哈哈哈……在这个空荡荡的世界上,你就说诗人的人生究竟有什么呀?写诗不过也是一种臭美而已!哈哈哈…… ……(但这里不包括那种纯孤芳自赏的悲哀)

在这首《一种艺术》写丢钥匙的场景,诗人把心理的活动写得很逼真:“房门钥匙丢了//一小时浪费了,早已满不在乎。”其实,我就以为中国人的记性差劲呢,原来外国人同样也丢钥匙。最近看了一个心理学家的电视讲座,一个学员向老师提出了一个问题说,就是说他临出门时,两次返回去看房门锁没锁好……,那个心理学家听了立刻就笑了,说:“咱两犯了一样的病,今天我出门前连连跑回去了一共六次看门锁,这才算放了心。”你看看就这样的一个有健忘症的心理学家,如此精神失常,可他还能给别人讲课,像这样的“人物”,不就是在明明的误导人吗?就像张悟本用手指指着自己黑发说:“你们吃黑豆头发就会像我的一样黑。”我想这样的意识并非是自然流露的,他们都是在利用主观的意识在调戏正常人的神经,而骗子是有预谋的,可善良的人是根本就没有准备的。那么,在我们的中国的文化里使坏的人,或者说这样的伪诗人也是无穷无尽的。害了人的就是我们最初的感觉,风俗的目光只是一方面,关键是我们可以碰到的是同样的事物。本来现在的人事关系就是纠结着,人为什么爱好起了写诗,其实就想把自己的思路弄得清亮起来。但我个人还是认为,对于未来的诗歌还是要写得越轻越好。诗可以多写,就像有意识的大面积的造沙,之后再在沙里进行淘进金,其实,这样的生产的过程,最简单的经验就是你必须学会对诗歌的裁剪工艺,让自己变成最熟练的诗歌作品的设计师。我想这样的写诗才不会是盲目的。

 

初恋的味道


六月(时间范围/1
躁动的季节(时间范围/2
懵懂的心搅惹
轻盈的风藏着糖果的味道(意象/1
多情的雨将心门滋扰(意象/2
不见的日子心总有马跳(意象/3
枕着月亮总有梦绕(灵感/1
唇吻着天幕一角(意象/4

孙向军:这一幅爱情的场景,描写得太幻梦、太美好了。“轻盈的风藏着糖果的味道(意象/1)”这个糖果味道的意象的想象是很大胆的,“轻盈”也是一种分量;“风藏着……”太空阔的时间和环境的范围,或者说的是开掘的是诗歌的意境的范围,给人的感觉是无节制的无限度的范围,一首小诗可以如此放开自己的思路这么写,对于诗歌拍打的翅膀的极速的频率,真是太给力了!下面的两个意象写得也是异常的精彩:“多情的雨将心门滋扰(意象/2//不见的日子心总有马跳(意象/3)”雨色天黑了,也是一种暗色的色调,哈哈哈……那匹白马难道就是从自己的心里蹦跳出来的吗?“滋扰”心门这个动词,运用的非常恰当和巧妙,仿佛让人听到了那匹白马驹的扬鬃刨蹄地发出的咴咴的叫声……我想这完全是自己心灵所营造出来的童话般的场景的迷惑,你是太靠感觉意识活着的人,所有扑面而来的缤纷的彩羽,或者使你中毒并迷醉于心,这个极致的幕后的操纵者,就是你诗人自己而为之的,可这个白马驹又是谁呢?尽管演技并不算太高明,所以马脚还是会露出来的,我想还是诗人再不断的变换着不同的角色,把一个心灵分成了两个,一面扮成了天使;一面扮成神奇的白马,哈哈哈……“枕着月亮总有梦绕……”你的联想真是完美无缺达到到了登峰造极的境界。其实,写诗也就是在写诗人的那颗时刻在发光的心灵,无论你用什么样的文字钻石打造什么样的场景,那都是像累积云霞一样的材料在制造空中的楼阁。尽管,几乎没有丝毫实际的意义,可一旦写出了诗来在人的精神上似乎于就得到满足。而在人发现自己很虚空的时候,唯有诗人具有这样得天独厚的填补渠道。但爱诗要犯双重错误:一是在虚耗光阴;二就是和丑恶的灵魂在较真。结果一是弄不明白自己的人生;二结果是弄不明白世事。其实,写诗歌的评论文章也是如此,就像法朗士说过的一句名言那样:“批评是心灵的探险。”这太是经验之谈了,如果诗歌评论达不到一定的高度,不会有这方面的负面教训。那个手里举着“这里就是艺术批评最前沿”旗帜的人,也不一定就是欢迎艺术批评的人。在这条路上走就像跨越两个山峰的钢丝绳,而又和溜滑锁有着极大的风险区别,所谓走自己的路就算是如此吧。

  评论这张
 
阅读(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